℃~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重要新闻

“甲午战争”之败在于有“甲”无“武”

2014-02-10 08:22 文章来源:

中日甲午战争(以下简称甲午战争)是19世纪末日本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这场战争以中国失败告终。清朝政府迫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军事压力,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它摧毁了中华民族持续上千年的高度自信,掀起了世界列强瓜分中国的高潮。日本因战争胜利致使其民族自信心空前膨胀,因获得巨额战争赔款致使国力军力迅速强盛,并逐渐走上军国主义对外扩张之路。“甲午战争”,是日本脱亚入欧、加入国际列强行列的“成人礼”,是日本创造所谓“甲午神奇”的开端;“甲午战争”,导致北洋水师的覆没,宣告洋务运动的破产,敲响了大清王朝的丧钟;不仅如此,“甲午战争”,作为日本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军事战胜中国,还是现代日、中两国文化思想政治以致国运兴衰相向、背道而驰的分水岭,是日本随即长达半个世纪蚕食九州、涂炭华族的宣言书。

当前,正值中日钓鱼岛之争。弹丸之岛使太平洋不太平!明年,又逢“甲午”,正是“甲午战争”发生两个甲子之年,也是“大和民族”续写“甲午神奇”的蠢动之年。史来苦难深重、今正复兴再起的中华民族应该全民开展“甲午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昨日“甲午”之败,败在何处?愚见,败在慈禧等清廷之罪,其罪在“有权无国”;败在李鸿章等洋务之过,其过在“有器无力”;败在丁汝昌等水师之误,其误在“有战无争”;简而言之,败在有“甲”无“武”!

1、“甲午”之败,败在慈禧等清廷之罪,罪在其“有权无国”

1886年12月,英国埃尔斯威克造船厂为北洋水师打造的新型巡洋舰“靖远号”下水,按照惯例,新舰下水要演奏国歌,但当时的中国没有国歌,英国人随手拈来了一首古老的民谣—“妈妈好糊涂”,不幸竟一语成谶!

近代以来,当中国遭受西方列强侵略的时候,日本也是其掠夺对象。但面对同样的挑战,日本采取了与清廷完全相反的战略:“与其被别人打,不如我也来个富国强兵,成为打别人的人”。1868年,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国渐强盛,遂与中国寻衅,相继抛出“征韩论”、“征台论”、“国权论”、“利益线”等一系列侵略理论,并逐渐形成以侵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一是攻占台湾,二是吞并朝鲜,三是进军满蒙,四是灭亡中国,五是征服亚洲、称霸世界。根据此政策,1872年,天皇下诏,单方声称中国附属国琉球为日本藩属;1874年因琉球而公开侵台,1879年正式吞并琉球并更名为冲绳县,实施第一步。1876年,日本以武力打开朝鲜国门,继而取得在朝驻军权,实施第二步。1884年,日本利用清廷昏庸订立【天津会议专条】,取消中国为世公认的朝鲜宗主国地位,为以后出兵挑起战争埋下伏笔。由此可见,日本不仅亡我之心蓄谋已久,而且灭我之行已达门前!但清朝直到甲午战争爆发、面临灭顶之灾前夕还以为“开仗之说似是谣传”!其茫然无知、昏然沉睡,“忘战”之极,令人怵目惊心、不可思议!

晚清,清廷大权由慈禧太后独揽,朝廷一切以“老佛爷”马首是瞻。后期,光绪好不容易等来亲政之机,自然感恩戴德;但权力稍纵即逝,只能极尽躬奉之能事。在1888年北洋海军成军后,清廷便将海军军费挪用,为太后修建颐和园。1894年7月甲午战争爆发前,清朝毫无任何战争准备!反观日本的总体作战准备:制造侵略中国舆论、加速军制彻底改革、不断扩充军事装备、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制定详细作战计划、大力加强情报活动、全面进行国防动员等,正可谓“无微不至”!战争爆发后,清朝只得仓促上马、打无准备之战!不仅如此,战争中清廷仍不忙于战事、而是忙于太后60大寿。有人请求停办“点景”,太后怒不可遏:“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令彼终身不欢”。"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战端一开,主和之声便鹊起,而主和派最为重视的不是江河易手、生民涂炭,而是京师根本与沈阳“陵寝重地”。终至清政府连日军预想中的直隶平原决战远未实施前,就匆忙地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赔偿白银2亿两!掌国者昏至如此,石破天惊!恐怕连任何智多星都难解其由。但光绪的名言“宗社为重,边徼为轻”一言以蔽之,出奇地令人茅塞顿开!显而易见,“甲午”之败,根在光绪为保己之权而忘了社稷、根在慈禧为保满清执政权而放弃社稷江山,归根结底是掌国者心中无国;因此可说“甲午”之败,败在慈禧等清廷之罪,罪在其“有权无国”!

2、“甲午”之败,败在李鸿章等“洋务”之过,过在“洋务”“有器无力”

洋务运动(也称同治维新),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工业化、现代化运动。它源于战争之败,又终于战争之败,即自1861年底两次鸦片战争接连失利、太平天国起义席卷全国后开始,至1895年甲午战争失败而大致告终,历时近35年。此前,清王朝遭遇了开国以来最大的统治危机:太平天国运动如火如荼,蓬勃发展;英、法联合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数千年来未有之强敌”凭借洋枪洋炮打败了“天朝”军队;日趋衰落的清王朝犹如一座将倾的大厦,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统治集团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清廷上层洋务派为应对内忧外患并拯救政权于风雨飘摇,抱着“师夷长技以自强”的目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学习列强的工业技术和商业模式,利用官办、官督商办、官商合办等模式发展近代工业,以获得强大的军事装备、增加国库收入、增强国力,从而维护清廷统治。

35年的洋务运动在中国历史上奇功可居。中国近代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于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夕的1894年6月北上,在其《上李鸿章书》中认为:洋务派敢于冲破“成例”的束缚和“群议”的阻挠,倡导洋务运动,“励精图治”、“勤求政理”,“育才则有同文、方言各馆,水师、武备诸学堂;裕财源则辟煤金之矿,立纺织制造之局;兴商务则招商轮船、开平铁路,已先后辉映”;“快舰、飞车、电邮、火械,昔日西人之所恃以凌我者,我今亦已有之”。由于看到“国家奋筹富强之术,月异日新,不遗余力,骎骎乎将与欧洲并驾矣”,因而“逖听欢呼,闻风鼓舞”。于是乎,我们是否满以为“同治维新”可比于甚至优于“明治维新”?天朝大国是否因此而可以高枕无忧、一劳永逸?“蕞尔小国”自此只能蚍蜉撼树、望洋兴叹?不然!而且绝然相反!历史无情,中山先生话音未落,灭顶的“甲午”之败直面而来,“小日本”将“大中华”打翻在地,并相继蹂躏长达50年之久!为什么?为什么?

答案何在?还是中山先生!他先于“甲午战败”就给予了斩钉截铁的回答:洋务运动“仿效西法”,虽取得显著成就,但终因“舍本图末”,“徒袭人之皮毛,而未顾己之命脉”,所以“犹不能与欧洲颉颃”。因而,他明确提出:“窃尝深维欧洲富强之本,不尽在船坚炮利,垒固兵强,而在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我国家欲恢扩宏图,勤求远略,仿行西法,以筹自强,而不急于此者,徒维坚船利炮之是务,是舍本而图末也。”笔者理解,其四事者实际就是四力:人之力、地之力、物之力、商之力。“战争是力量的竞赛”(毛泽东)。同样出现于《上李鸿章书》的此段警世之言,其结论自然是:舍本图末的洋务运动由于“有器无力”,必然徒劳、必然失败!
洋务运动的主因在于战败后的痛定思痛,主旨在于救亡图存。其主帅,无论是李鸿章,还是曾国藩、左宗棠,均认为两次鸦片战争之败在于强大的洋枪洋炮,因此洋务运动的主体聚焦于速引西学、广开学堂、建大工厂、仿造枪炮。诚然,此举对于镇压国内意在夺取政权的农民起义如太平天国等,可起到牛刀杀鸡的作用。但面对国际执意亡我国、灭我族的敌国强寇,此举就无异于缘木求鱼、自取灭亡。

3、“甲午”之败,败在丁汝昌等水师之误,误在“有战无争”

甲午战争其主战场在朝鲜、中国一侧,日军属于跨海作战;中国虽是内线作战,但扰乱和切断敌军海上交通,显然是克敌制胜之要。因此,谁掌握了制海权,谁就掌握了战略优势。战局走向也确实如此:战争的转折点基于两国海军主力的决战—黄海海战,战争的终结点以威海卫海战导致北洋水师的全军覆没而罢兵。

北洋水师,是清朝后期建立的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负责守卫京师,奏准优先集全力建造,因而是清政府建立的三支近代海军中实力和规模最大的一支,时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六”的海军舰队。王朝引以为顶梁支柱、万民信奉为擎天巨伞,但均未料到其如此名不符实、不堪一击!客观分析,甲午海战的完败,败因环生。其一是在战略筹划、战略指导上,由于中华海权思想的缺如,导致清朝政府创办的近代海军虽然拥有在远东居于较强地位的作战实力,但缺乏在海权思想指导下的战略理论及其完整的战略战役战术体系。这也是洋务运动“有器无力”的必然结果。

盛名之下的北洋水师顷刻间灰飞烟灭,我们不能尽数其外部败因而不内究,否则历史会不断重演!甲午战败,“老佛爷”慈禧、北洋大臣李鸿章等已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但战败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被奉为民族英雄的丁汝昌等北洋水师将领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败责!这种败责不能因为主将、前线总指挥的舍身求仁而一了百了,更不能“以一人之头换万人头”而永享哀荣!主将天职不在战死、而在争胜。纵观战争全过程,我们不难看出丁汝昌率北洋水师,一再误战,充分体现其“有战无争”,如此焉有不败之理。

黄海海战是中日两国海军主力的决战,也是整场战争的转折点。参战“双方力量相当,日舰船身小而驶速快,快炮多而重炮少。双方船只数目和总吨位数也大体相当”(丁名楠)。但“北洋舰队的作战准备极为不足,炮弹奇缺。”丁汝昌在黄海海战爆发前率舰队出发时,竟将大批弹药扔在旅顺、威海卫两基地内,致使舰队因弹药不足蒙受重大损失;后在弹药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赴威海前又将“定远”、“镇远”所用30.5公分大炮炮弹272发扔在旅顺,并使其成为日军战利品。金旅之战与辽东半岛之战时,舰队将大批弹药物质完整地留给日军。这些物质不但没有成为抵抗日军入侵的战斗物质,反成为弹药紧缺的日军扩大侵华战争的战利品!此外,被后世一再褒扬为“以身许国”的水师前线统帅在黄海决战的关键时刻,负伤后中断战场指挥、且未明令代理人、代理旗舰,致使北洋水师全军陷入混乱局面!黄海一战,我军元气大伤、信心尽丧,日军则自此坚定灭我之心。

1895年初的威海卫之战,是北洋水师惨遭覆灭的一战,也是甲午胜负之战。由于前面战事中战无一胜,在山东半岛的战役中,丁汝昌始终处于戴罪留任的境地,情绪低落,很难自如指挥战事。呈电李鸿章:“至海军如败,万无退烟之理,惟有船没人尽而已”。“在进退无路、无以解罪情况下,丁汝昌选择株守军港直至船没人尽,以求个人上佳解脱”(许文)。清廷的“海守陆攻”战略、李鸿章的“保船制敌”战术,对于甲午战败、水师灭亡难逃其咎。但是迄今所有史料表明,无论是黄海海战之前,还是之后,北洋舰队所接到的命令都是出口巡查,以张声势,而非“株守军港”、坐以待毙。综上,“甲午”之败,败在丁汝昌等水师之误,误在“有战无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能否记住前事?慈禧等清廷政府心中有权无国,甲午之战敲响了清王朝的丧钟,满清迅即彻底灭亡。李鸿章等主导的洋务运动舍本图末、有器无力,甲午之败宣告了洋务运动的终结与破产,“同治中兴”终至误族亡国。丁汝昌率北洋水师,空挂“亚洲第一”,罔顾战争铁律,战前忘战、战中怠战、决战厌战,只求一己成仁,不争整师制胜,其有战无争只能换来北洋水师的灭亡。

我们是否清醒后事?明年是甲午之战发生两个甲子之年。120年前,天朝眼中的“倭寇”打败了“大中国”,开启了日本“甲午军事神奇”!60年前,国人心中的“小日本”开始经济腾飞、直逼全球之霸主,铸就了日本“甲午经济神奇”!明年,又值“甲午”,日本上下不思战争之罪、只求“国家正常化”,“联合国入常”、“废宪建军”、“联美抗中”,一派“维新”景象,“甲午政治神奇”好像又已在路上。中日两国,一衣带水、隔海相望;中强,日称臣;中弱,日为寇。甲午之败,可说是血海深仇!【马关条约】,让我们割让了台湾及澎湖列岛,并赔了2亿白银,终于养肥了“倭寇”。我们很快健忘!因而,接着就有“满洲”的“九一八”。可我们嘴里唱着“九一八”,心里还是健忘!于是,又有了华北的“七七事变”。终于,我们又唱着“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迎来了“南京大屠杀”!终于,数十万同胞的亡灵及其汇聚而成的血海汪洋,唤来了填海的“精卫”鸟,还有无数的伪军、汉奸、良民!我们总是健忘!因为我们忧伤的心灵总是“痛恨”武装!

“甲午”未离身边!“甲午”又到身前!我们还要健忘?我们永不武装?

(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贺福初)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内留言  推荐使用1024*768浏览本网站

Copyright ©2010-2020 www.bmi.ac.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5]
本站技术支持:军事医学科学院一所信息技术研究室